当前位置: 主页 > 财富盛汇主论坛 > 内容

深圳人深度点评:错失了多少机会-转帖

时间:2017-07-09 01: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答主是深圳人,但是多年在经商,在开设物流公司,所以对的一些情形有自己旁观者的立场,以下是他的回答。

  当初力推的政策,目的是每年增加“八万五千套住房”争取10年内能够让7士拥有住房,在魔都,帝都如果搞这个政策,绝壁一大群死大,底层支持。在则是中产上街反对。最后因为压力而取消,现在人又说楼价贵,当初呢?如果这个政策推广成功,则能够促进经济良性发展,减少泡沫,也降低年轻人的生活,创业成本。可惜我现在看到很多人还是对这个政策极度反感。

  这个政策也是提出来的,当时全世界互联网都是在创业初期,谷歌还是小公司,FB,推特也还没有影子。国内互联网企业如163,新浪也在艰苦创业。而当时的就提出了数码港鼓励互联网产业。那时候是98年,在软件(可以吸引全世界和国内人才),硬件(比当时国内更优越的宽带),资金(非常完善的资金渠道),都比国内强。为了配合这个政策,李嘉诚之子李泽楷还购入了腾讯20%的股份(小马哥现在股份还不到10%),第二年就卖了。如果不是那么短视的话,凭着腾讯这个平台,和李泽楷将会在国内互联网上拥有最高的话语权,而李泽楷则可以稳居华人首富。但是这个项目最后在李家的短时之下股份被出售,数码港也搞成了房地产开发项目

  这个政策还是提出来的,从台积电出来的张汝京想在搞半导体芯片制造厂,双方一拍即合。但是人又反对,说是来炒楼,炒地皮。张汝京说,那么我不买地,租地方总可以了把。人还是反对。最后上海跑出来对张汝京说,要不妳来上海办吧。最后张汝京去了上海,办了一个企业“中芯国际”

  提出,就是利用的严格规范质检体系,采购药材在研发,深加工,推广中医。但是后来还是无疾而终。现在游客去买外国药。。

  5,此外还有”红酒交易中心“(建立离岸红酒贸易,最近数据是中国红酒销量逐年增长)”生物谷“(生物技术)”鲜花交易中心“(花卉交易)

  可以说97年至05年对于来说常多机遇的一段时间,刚刚入世,则还拥有最好的国际。的住房政策,经济政策,如果人民能够有决心,不短视,不追求眼前的利益。积极转型。何至于今日只能靠卖奶粉,搞服务业,金融业,物流业呢?韩国就是在那段时间转型成功的。如果能抓住几个机遇,亚太互联网中心、半导体中心,生物制药中心都可以让现在财富分配更合理。

  补充,我们不举韩国的例子,就举旁边的深圳吧。曾经的深圳就是的小弟,在97金融危机之后深圳也曾经面临困境,港资转移,制造业内迁,当时有一篇文章很出名《深圳,妳被谁抛弃》。就是指出深圳的面临的困境。但是可以说深圳人咬着牙下来,华强北的山寨机老板,科技园里的程序员,阪田努力的华为人,水贝的珠宝商人,他们在面临转型的时候能够,能够努力把握形势。最终缔造了深圳重新掘起的机遇,现在深圳有优秀的通信企业华为、中兴,有互联网企业腾讯,制造业的康佳、创维,生物技术的华大,物流业的顺丰,能做电动车的比亚迪,制造业有富士康,中集,金融有招商、平安,地产有万科等等。这些企业妳只要仔细看看历史,发展都是在97~05年这段时间,可以说这是最大的机遇。可是却因为很多原因,错过了这个机遇。

  二次补充,人很讨厌,实际上可以说是不错的选择,本身属于大财阀大富豪,不必财阀压力或者压力。第二,家族是少数几个地产商色彩较少的大富豪,主业是全球海运,而不是房地产。下台之后,曾荫权上台,这人和富豪关系密切,房价突飞猛进。加大了年轻人的创业成本。

  三次补充,有些人说地小搞不起这些产业。再举深圳的例子吧,深圳的比亚迪以前就是个电池厂,后来业务扩展到一些手机零配件。03年说做汽车,结果被汽车业内嘲笑不务正业,瞎搞。现在呢?

  四次补充,有些朋友认为这是的局限性,实际上这个本人不是很认同。拥有充分的体制,和市民都能充分发表意见,但是行政首脑却民选。这样既不能像体制那样强硬推行政策。又不能像体制那样以代表大多数利益群体以民选领导人的身份来推进决策。这样变得体制异常畸形。再加上毕竟只是一个城市,这样少数人的声音往往被放大,而也容易被炒作。八万五住房计划的时候我看的,全都是在,,他导致房价下跌。

  1,,代表了大财阀利益,但是能考虑底层,但是和公务员团队关系很差。很多政策没能推广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未央盘点】2016年互联网金融行业回顾,后来的一些政策了大财阀的利益,被大财阀抛弃,被胡总点名。最后辞职。

  2,曾荫权,同样代表大财阀利益,和公务员团队关系密切。可以说任内最大功绩就是让房价掘起。

  3,梁振英,代表中产,(代表大财阀的唐英年被选举时候出现意外,导致被最高层抛弃)。这样导致梁振英成为最弱势的一届,即不能和大财阀一(曾经有财阀梁振英当选就离开)。又不是真正最高层一开始意向的人选。和公务员团队又不密切。所以梁的做法很简单,讨好民粹。如奶粉限购,双非,打击水客,行等等。这些政策实际上不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但是能够迎合喊的最大声的那部分人的所好。

  五次补充,什么叫做敢于决策,上海90年代初才真正意义上搞,当时的一个口号就是要成为世界级航运港口,但是没少笑话这个,因为那时候是远东第一大港口,上海还是刚刚准备起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上海的海床浅,不适合搞深水港口,地质不如。上海怎么做的?直接向中央把浙江的洋山岛弄下来,修了一条大桥,然后把整个洋山岛填成了洋山港(可以去谷歌卫星上看看这个工程有多夸张)。现在上海在港口方面已经不亚于了。而现在还为该不该修多一条机场跑道在扯皮。

  六次补充,有些人认为是的失败。其实这是错的,实际上三任特区行政长官都不是民选首脑,实际上如果是真正民选首脑的话决策的时候可能会更强硬,更果断些,因为他代表。举个社会的例子吧,现在在欧盟经济一枝独秀,可以说是欧盟的经济发动机,在欧盟现在的情况下依然有很出色的表现。再看看其他的希腊,西班牙等。今天实际上很大程度是前总理施罗德的贡献,他2003年的任内实行了几项。其中最关键一点就是社会福利保障,核心就是削减社会福利。其实这种福利体制不利于经济和就业,很多领导人都明白,但是这东西一动,等于断送了自己前程,欧洲几个大国家领导人只有施罗德才真正敢下决心动手,代价就是施罗德选举失败,让位给默克尔。到了今天回过来看,试行高福利的欧洲国家面临经济问题,敢于削减福利,进行劳动制度,鼓励创新的则活的很好。

  1,行政长官并非民选,而是小圈子选举,甚至这个小圈子的大多数意见都不一定能有用(如果有用就是唐英年做第三任行政长官)。

  2,行政长官没有政党资源,立本身已经是畸形产物,但是作为行政长官,实际上并不属于立的任何一个政党。连所谓亲的民建联也不是真正梁振英的团队,与其说听梁振英的还不如说听中央的。而其他国家、地区的行政长官往往拥有政党资源,属于政党里面的一号人物。

  3,不是美国那种猎官制,行政长官对于公务员的人事安排影响力很弱。【承袭英国的体制,关于英国和公务员关系推荐神剧《是大臣》】

  这种畸形的体制造成的结果,是一,行政长官不代表大多数,甚至可能连代表谁都不知道。第二,实录:领航2013-中国家居品牌盛汇(全文,没有政党资源,一些基层组织活动,引导,沟通各个利益阶层,政策的推广和协商都需要政党资源,需要政党的基层动员,组织活动。(安德伍德:怪我咯)。第三,公务员团队也不一定能够买账。

  简单就说,的行政长官,你说他独*裁,但是他属于,什么资源都没有。你说他象征,那问他代表哪一个阶层,估计他自己都说不出。你叫行政长官要怎样施政?

  八次补充,为什么没办法能进行有效经济转型和。在这个问题上曾经和以前的同事沟通过。大致有这几点:

  1,执政的行政长官非常弱势。既没有办法对抗财阀阶层的(最顶层的几个大富豪从*邓*小*平时代就可以直接和中央最高层对话,行政长官(除了董)在他们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又不能真正控制公务员团队,立里面的建制派随时也可以把自己给卖了。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施政。你去看看曾和梁你会发现他们根本没有什么经济政策上的施政。

  2,财阀门没有变革的意欲。你看日韩台财阀很多都是以银行为核心,然后衍生至制造业,形成规模产业链。但是财阀大部分都是大地产商,无论是在还是在投资都是以房地产为主。因此没有什么变革意愿,因为市场很大,财阀在进行资本输出而获利很容易。(你看过港企在搞房地产,没看过美企,日企在搞房地产吧,李嘉诚囤地皮能囤个十年八年翻几十倍,你看国内开发商哪个敢这样囤?)。

  3,社会上并没有占形成大多数的中产。刨去数目庞大的富豪,你会发现的数字并不光鲜,基尼系数非常高(国内是城乡二元化,但是已经是完全城市化了),纸面上看人的收入很高,但实际上这个很高是对比人的收入的结论,并不代表他们就是中产阶层。真正能够跻身为中产阶层的基本都是专业人士,如金融从业者,法律从业者,医疗从业者,高级的建筑师,高级公务员,高级的教师等。这种群体在属于少数的精英。你仔细发现这种除了公务员之外都属于于一个人都能过的很好的技术行业,并不需要依赖一个大中型企业,完全可以单打独斗(医生可以个人执业)。这种情况下中产人数少,而且在这样的社会体制下依然获得不错,所以也同样没有变革意愿。

  4,政党大量不的斗争内耗。立里大体上分成建制派和泛民两派。但是实际上派中有派,就算同属于建制或者泛民,但不代表立场就一支,自己人搞自己人的例子不少,这种前提下就更不用说派系对抗了,提出的政策,泛民一些激进派系就不管是对是错反对,人数不够就搞拉布扯皮。再如泛民里面,激进的派系搞了社,后来社里更激进的又搞出了人民力量。又是小制,僧多粥少,甚至出现过泛民,结果建制派捡便宜的事情。这种不的内耗,又不统一,又不存在单一独大的政党。导致的结果就是任何一个决议都会有人反对,反对不了就拉布扯皮。严重消耗决策资源。

  【补充个例子,派里的,(详细*维*基,我曾经过两次面,我很他)人称呼他为华叔,他后来觉得这种生态太不良性了,尝试推动和中央沟通,双方协商走出一条子,但是突然确诊了癌症,临死前一直都尝试走双方共识的子,这样的人在死前住在病院的时候,同时泛民派系的激进派,组织了一大群小屁孩在华叔住院的病院门口大肆华叔老人痴呆,活该癌症上脑,这人一生为和中国的民*主*运*动贡献良多,可见生态的畸形,这人死后,泛民已经没有一个能够有足够整合派系并且能和中央沟通的人了】

  5,底层阶级固化严重。的底层可以说是真底层,说句实在话除了中之外,基本上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国内你看外面的乞丐,分分钟钟比你还有钱,但是那些收纸箱的老伯老太是真的可能就是买纸箱的钱就是今天饭钱了(有人说没看过老太卖纸箱,我可以说我看过很多次,我以前还送给一大板纸箱给老太,地址就在新界粉岭乐业丰乐工贸中心楼下,还有的退休金【说法是强积金】2000年才开始弄【还是董生】,老头老太没退休金很正常,不是年轻不努力)。PS:强积金我同事觉得很坑,说是屁民买股票。

  一,知识垄断,只要少部分人才能享受高等教育,大多数人能读到中六(国内的高三)算不错了。的大学录取率非常低,能上大学享受高等教育,要么是家里非常有钱让子女出国留学。要么是一般中产出钱能让孩子去读私立学校或者去上补习社(补习社是高大上的行业,估计以后国内也会这样)。

  二,资本垄断,高昂的房价个人财富,在无论是买房还是租房都是一个巨大的支出,这让底层能够有富余的资金进行创业和投资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很多人嘴里说没房,但是父母至少有一套房,大城市没有老家也有一套。人说的没房是真没房,三代人租房住过几十年的例子很常见。

  四,法制垄断,封堵了灰色道。是英美法系,遵循的是判例原则,司法裁量是参照案例扯皮。国内是法系,在国内就算不是法律人士,但是如果涉及一些法律纠纷,你只要肯花少许时间,百度一下相关法律条文,基本上能明白个大致,判决也是基于这些条文下判决。这种则完全不可能,遵循的英国,美国数以万记的各种案例,不要说一般人了,新手律师都容易抓瞎,我曾在看人打官司,双方律师上台都都是带着一大叠案例资料,打官司途中律师还要不时翻书,翻案例。这种意味着这司法成本昂贵。你很难知道自己在面临一些事情的时候是还是不。一般人也不敢法律,哪怕再轻微的,因为随时扯各种案例帮你加大。最简单一点,国内底层再搓,去混个摆地摊,只要不遇上,也能挣不少钱。你去做无牌小贩试试看。。

  所以为什么底层的民粹那么严重,混的那么多。因为怨气大,还有就是混算是底层逆袭不错的道。。。

  九次补充,几所大学个人觉得排名实际上有些虚高,水分不少。有几年排名比出了几个诺得主的东大还高,连我认识的人都觉得不可能。另外前面也说了的高等教育普及率不高。。这是真的,,可以去搜一搜的一些招聘网站。。

  十次补充,个人推荐大家如果去的话,去一个地方,中环的“威灵顿街”。比什么旺角之类强多了。而且这一带大概是这个地球上米其林美食店密度最高的一条街吧。。

  十一次补充,想看底层的可以去看《穷富翁大作战》,非常不错。我期待国内也能拍一些这些片子。

  十二次补充,可以看见很多的朋友提出各种质疑董政策方案可行性,这个可以理解。但是我个人观点,很多时候应该用于尝试。另外推荐一个与个人观点接近的文章,因为在墙外,所以很不要脸的转载了,是一个老文章。

  那一个曾荫权﹐之前在答问大会上﹐在现在楼市已出现炒风﹑不少人连自置物业也有困难之际﹐提到资助市民置业﹐还要咨询五个月...

  不能否认﹐宣布八万五「不存在」时﹐是一场公关灾难。然而﹐八万五政策的「不存在」﹐实在是逼于无奈。

  事实上﹐自八十年代工业北移开始﹐实体经济已出现挖空化现象﹐只靠金融业﹑转口物流这类「买办服务」﹐以及旅游服务业支撑着。

  到了后过渡期﹐经济更加迷失了方向﹐大家醉心在楼市﹑股市炒卖﹐炒卖获利者带动着内需消费﹐从而产生经济滴溜效应。

  直到亚洲金融风暴来袭﹐人们经济信心被打乱﹐炒卖造成的楼市﹑股市泡沫失去了承托力﹐开始爆破﹐从此进入经济低迷。

  问题是楼市泡沫爆破带来了负资产和通缩﹐通缩带来了减薪和裁员潮﹐不少已经上楼的中产﹐在减薪或失业下无期按揭﹐了破产或的。

  由两大经济支柱﹕银行金融业和房地产业﹐都因为经济泡沫爆破大受打击﹐而的实体经济还没有其他出的时候...

  可是﹐如果当时没有亚洲金融风暴﹐又或者能够挨过那一阵痛﹐泡沫爆破后寻找到新的出﹐着八万五政策的话﹐回归十多年后的今天﹐应该已兴建了过百万个单位。

  当时﹐他就提出发展高新科技﹑科研﹑第四产业和中医药研发的发展方向…数码港﹑中药港这类名词﹐相信大家也不会陌生。

  虽然不少人曾经提出的数码港﹑中药港计划﹐是「假大空」的构想。然而﹐这些构想本来可以不是「假大空」的﹐只是愿不愿意直接插手干预经济的说。

  君不见南韩十多二十年前﹐汽车工业﹑家电工业﹑高新科技业乃至电影业﹐都远远落后于日本嘛﹖人家是怎洋发展到今天的成就呢﹖

  靠的就是直接注资﹐建立国营及公私联营的企业去进行开发﹐等待这些产业发展日渐成熟之时﹐才国退民进。

  因为寻找经济新出是烧银纸的玩意﹐烧银纸很多年才开始转亏为盈﹐所以由国企或联营模式开发﹐才有机会成功。

  现在大六的轻﹑重工业发展﹐也模仿着南韩模式经营着…而事实上﹐大六在IT和高新科技领域上的发展水平﹐突飞猛进。

  呢﹖有长远的经济构想﹐但人又经济主义﹐又奉行积极不干预政策﹐自己邦手邦脚。

  如果走南韩模式的话﹐不是有一帮佛利民的龟孙子﹐就会有一堆在钻﹐说…

  正是因为这些构想变成了「假大空」﹐现在的高新科技已落后于大六﹐珠三角在制造业开始向内六省份迁移之际﹐已在搞经济转型﹐同时发展第三产业和第四产业。

  大家不妨看看腾讯的股价作价多少﹖每年除税后纯利还有多少﹖大六制的手机﹑计算机的技术含量...有哪一点现在的比特来﹖

  虽然在高新科技和IT产业了白卷﹐但中医药成药研发方面﹐我们也开始看到一些来。证明了﹐其实的经济构想﹐本来就不是假大空。

  楼市为何炒风再现﹖八万五为何最终会不存在﹖居屋为何会停建﹖「假大空」为何始终是「假大空」﹖经济为何除了炒卖继续迷失﹖地位逐渐被边缘化﹖

  十三次补充。必须推荐中环一代惠灵顿街啊。去旅游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不要老去旺角吃小吃和购物了,旺角吃这块在根本就是一般水平,店家更是坑爹。强烈推荐线是

  到了中环出来走一下是IFC,要买苹果的可以顺,IFC地下有添好运分店(这个分店没有进入米其林,但是没时间去总店尝试的可以试一下)楼上有正斗粥面专家也是米其林推荐店。从IFC最右边的门出去有一个上山天桥,沿着隧道走一点就到了惠灵顿街了,下天桥边有蛇王芬,米其林推荐店,叉烧饭非常赞。然后转入为惠灵顿街,粘仔记的云吞可以试试。莲香楼和镛记闻名中外,王府的菜不错,还有个越南菜和一个日本拉面也是米其林推荐店(名字忘记了)。整个中环有21家米其林店,其中三家米其林三星。中环大概也是这个世界上米其林和米其林三星最密集的地方吧。。

  十四次补充。关于政改其实结局并不意外,唯独一个建制派退场的插曲增加了不少谈资。其实作为一个对过客来说,个人觉得其实泛民实际上应该讲究策略,用支持政改方案,换取废除功能组别,议员全部按照直选。这洋就可以诞生一个让中央满意,又有一定基础的特首(如果提名投票选出让中央不满意的特首,只会导致双输),而泛民可以利用立的优势监督,。中央有台阶下,泛民可以取得立优势,可以走出了选举的第一步,给国内做个示范。

  虽然说大学排名算个屁,但是港大对于内地学生的吸引力正在迅速消退,对于教师的吸引力也在下降是不争的事实。

  哪怕不回归,只要中国了,资金,技术,人力就会被抽调到内陆的这个大市场。某种意义上来说的不完全其实推迟了这个趋势。

  如今,随着人民的富裕,他们通过行的方式把一种内地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强势的输出到了。

  在很多底层的意识中,他们依然眷恋那份大的余晖,认为自己就应该比人民,知礼。

  不过,人民的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视为为中国的社会体制现代化进程的一次尝试和铺,大家也不必过度冷嘲热讽。

  76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760; 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onmouseover=if(this.width>

  76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760; 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onmouseover=if(this.width76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760; this.style.cursor=hand; 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onclick=if(!this.resized) {return true;} else {window.open(

  76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760; 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onmouseover=if(this.width>

  76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760; 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onmouseover=if(this.width76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760; this.style.cursor=hand; 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 onclick=if(!this.resized) {return true;} else {window.open(

  一国两智!别皿煮,越是底层的意见,越短视越被人利用越忘恩负义。搞选票前,gdp是的一半,搞选票二十年来,什么也没干成,2014年对出口1520亿美元,进口400亿美元,享受1000多亿顺差。是的唯一逆差,的唯一顺差!的问题,就在于以前封闭与联系的唯一纽带的战略地位,让他们繁荣得太容易,不用太奋斗,今天失去了纽带地位,自然不知道如何继续繁荣。

相关推荐